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宋胆

章节目录 第192章 最难的一次忽悠

    赵维可不知道忽必烈心这么大,居然想称霸地球?

    他现在焦头烂额,快被银行逼疯了。

    不是银行这个事儿太难弄,他驾驭不了,而是恰恰相反,这事儿让他想复杂了。

    原本,赵维是想按后世的模板,复刻银行的功能。

    拥有存储贷、货币行和调控,以及一系列金融功能。甚至可以操控货币来打击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,他想多了,这哪是他能弄得出来的?

    那是几百年的经验,无数经验教训总结出来的金融成果。他这个前世屁都不懂,就这辈子啃了点书的家伙也想推演?简直就是扯淡。

    所以,从去年的十一月份从朝中退出来,到今年的近三月。整整三个月的时间,赵维都浪费在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妄想之上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实在没办法,他开始降低目标,不再一口吃个胖子。

    复杂的银行咱们弄不出来,那就弄一个能满足当下需求的简单银行,总行了吧?

    那当下的需求是什么?

    其实就两个事儿:

    第一,把印第安佣工的钱全留在新崖山,让周边的印第安部落无金银可用。

    第二,取代当下混乱的货币体系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需要两个功能,“存取”和“行货币”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就是一个事儿,就是存取就行了。

    因为行货币这个事儿,依当下的情况,其实就是存取凭证代替货币。

    老百姓可以拿着存折,或者说伪装成存折的货币,到市面上交易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行两种存折,一种是“不定额存折”,一种是“定额存折”。

    不定额就和后世的存款凭证一样,你想存多少都可以,无论是一两金,还是一百两金,开具存款凭证。

    而定额存折,其实就是纸币。固定面额,一票一据不得更改。

    存一百两,那就一百张一两的定额票据? 方便市面流通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? 倒浪费了赵维三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只有存取? 没有贷款以及其它业务的银行? 在后世来看,那就是傻冒儿? 散财童子。

    因为,这样的银行没有盈利点。

    而开办银行? 无论人工? 还是金银存放,都是有成本的。包括吸引百姓到银行来存钱,要有存款利率,也就是得给百姓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存一百两? 如果为期一年? 那还给人家的时候就是一百多两,多出来的是饵。

    否则,平白无顾的,谁会把钱放在你这儿?

    后世的银行,有贷款和其它金融业务。就是把存在银行的钱贷出去? 收取更高的利息。

    说直白些,就是把从百姓那里聚拢的银借出去? 为自己谋取利润。

    像赵维想像中的这样儿,只存不贷? 放在任何时候都行不通,因为谁也赔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? 放在扶桑大宋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? 钱多!

    扶桑大宋现在什么都缺? 唯独不缺钱。

    几千万两的黄金白银躺在国库里睡觉,那点存款利息根本就不算事儿,完全负担得起。

    至于银行的推广,怎么让百姓愿意把钱存进去?这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主要有两个方面:

    第一,给利息这个事儿,本身就有足够的吸引力,而且这种吸引力远非后世可比。

    因为在两宋时期,这种将金银存于第三方的情况并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毕竟是个贵金属代币的时代,铜也好,金银也好,小额交易还不是问题。几贯、几十贯钱的买卖,就算付铜钱也就一麻袋,还算可以忍受。

    但是,涉及到大宗买卖,几千贯、上万贯的交易,那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做一宗万贯交易,用铜钱差不多得13吨,换成白银也好几百斤,得拉上一大车。

    金属货币笨重的弊端,就彻底显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两宋也有钱铺、当铺、银楼之类的经营机构向民间提供存储业务。

    把钱存我这儿,拿着钱铺银楼的凭证去交易,到时买家再拿着凭证来取。

    相当于早期的银行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业务是收费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百姓把钱存进去,不但没有利息,反而要给钱铺佣资。

    后世以及赵维要干的这个银行,把钱存了不但不收佣资,还倒找钱的模式,堪称颠覆。

    给百姓提供了便利,还能钱生钱,谁会不存?

    第二个可以让百姓存钱进来的优势更直接。

    别忘了,赵维背靠的是大宋朝廷,可以强行让百姓存钱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扶桑各船厂、军屯、官营机构,包括给十几万印第安人放佣资。

    只需要动动手指头,一人一个存折,然后告诉他们,每月佣资自动存在银行了,去取就行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赵维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只要存取,够当下用的就足够了,我扯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?至于贷款、和其它功能,将来慢慢摸索,慢慢增加。

    现在,只要存取,再算出一个既有足够吸引力,又不至于赔太多,造成麻烦的利率就够了。

    足够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把银行建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建起来之前,得去搞定陈宜中。

    这老头儿在筹政司坐了三个月了,比自己还惨,都快芽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那老头儿见了自己什么反应,两人可是有仇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回儿,那老爷子恨不得吃了赵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户部,筹政司。

    陈老爷脸色有些苍白,倒没什么大碍,几个月没见啥阳光的那种白。

    没办法,早晨上工就在屋里坐着,中午有人把饭送到屋里来,到了晚上出户部,天都快黑了。

    他又不好意思不来,更不好意思出门走动,怕被人看见,丢人。

    和6秀夫、江钲一起,算计了宁王,算计了太后,结果人家那两位都放出去了,却把他给留下了。

    陈老爷这辈子也没干过这么亏本的买卖。

    出去干嘛?让人看笑话?

    不说别人了,连户部侍郎曹庆熏他现在都躲着走,刻意避开。丢人,怕对上曹庆熏的眼神儿。

    堂堂大宋宰执,也算临危受命的国之梁柱,现在却被孤立到这个份儿上,陈老爷真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看着落了一层薄灰的桌案,已经凉透的茶汤,陈老爷恨恨,“唉...人走茶凉,人走茶凉啊!”

    “户部那帮小兔崽子,三天没来打扫了,这茶还是昨日老夫自己打的。唉...人走茶凉啊!”

    陈老爷歪着脑袋,有气无力,却是牙关死死的咬着。

    “曹庆熏啊曹庆熏,你却是忘了,是老夫一手把你提拔起来的啊!现在整日跟在苏任忠屁股后头,却是把老夫的知遇之恩忘的一干二净了?”

    “唉!”长嘘短叹,“你不来也行,派个小崽子给老夫打扫打扫,打个茶围也行啊?”

    一脸凄苦,“不打扫,不辇茶,也行!你找个人来和老夫说说话行不行啊?老夫这上嘴唇和下嘴唇都快粘在一块儿了啊!”

    “唉......”

    慢悠悠的一抬头,陈老爷无所是从,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,都快魔怔了。

    恍惚间看到门口站着个人,老爷子也没看清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也不用看,送饭的。

    按说,还能借机和送饭的粗使小吏说几句话,解解闷儿。可是,曹庆熏那个王八蛋,找了个哑巴给他送饭。

    陈老爷苦啊!

    一副要死的衰样儿,无力地摆了摆手,“放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要不,别急走,陪老夫坐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说话,坐会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门口的赵维没动,本来就忐忑,现在更是心里毛。

    暗自嘬牙道:“咋把陈老爷折磨成这个熊样儿了?这可坏事儿了。一会儿现是我,打出去都是轻的了吧?至于求他办事儿,那不就更难了吗?”

    赵维有点心虚,挪着步进到筹政司内。

    想坐到陈宜中对面儿,可是凳子上全是灰。

    没办法了,心存讨好之意,从窗台上取了抹布...硬的,都能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赵维心说,这也忒惨了点吧?谁特么这么没良心,这么对待国朝重臣!?

    也不管那么多了,用干抹布胡乱抹了凳子上的灰,刚要坐下,又见桌案上也是灰。

    赶紧又小心在桌子上蹭了起来,既要擦干净,又不能让尘土飞扬,难度还挺大呢。

    对面的陈老爷直勾勾地瞪着赵维的手和抹布,就是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“唉!”又叹一声,“别擦了,反正也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赵维:“......”

    赵维无言,都这样儿了吗?

    擦好了桌案,小心坐到陈宜中对面,“陈相...陈相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老爷抬头,看了一眼赵维,又把头低下来,“宁王啊...怎么有空过来?”

    “嚓。”赵维更觉瘆得慌了。

    “您...见到我不意外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老爷再抬头,怔怔看了赵维一眼,又低下来了,“意外什么?比哑巴强。”

    赵维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哪来的哑巴?

    “我来...陪您老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陈老爷再抬头,“聊天啊?聊天好啊,比哑巴强。”

    他就离不开哑巴这个事儿了,可见怨念有多深。

    能不深吗?你要在这屋里坐三个月,就一个哑巴进过屋儿,你也得有怨念。

    “唉!”陈老爷又叹,又蔫下去,“说吧,聊什么?”

    赵维汗都下去了,心里只打鼓,“我这是说还是不说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这老头儿还没回魂儿呢?我要是说了,他回过魂儿来,还不骂人?估计骂人都是轻的,揍人都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正犹豫着,那边陈老爷头也没抬,“说啊!你说,我听...可算来个能说话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

    赵维一咬牙,算了,早晚都得开这个口。留陈宜中在这儿,就是为了这一天,银行的事儿非他莫属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赵维清了清嗓子,“陈相是知道的,本王现在也赋闲家中。”

    陈宜中一听,还是要死不活,“该呀...活该呀!算计了老夫,报应啊!”

    赵维:“......”这天没法聊了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继续,“对!陈相骂的是,这几个月......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陈宜中继续要死不活,打断道:“闲着了吧?难受吧?该呀...活该呀...报应啊!”

    赵维脸都绿了,“对!!该!!我自找的!陈相见谅!!”

    只见陈老爷脑袋缓缓向左,再缓缓向右,再向左,再向右。赵维瞪了半天才明白,他那是摇头呢。

    陈老爷一副生无可恋:“不见凉了!见凉也没用,事已至此,认命了!!”

    赵维咧嘴,更没法说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的怨念已经深入骨髓了,连骂两句,瞪两眼,都懒着骂,懒得瞪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赵维心说,“要不我改天再来吧,就这状态,怎么聊?怎么求人家?”

    起身要走,“那...晚辈先告辞,改天再来拜会陈相。”

    陈老爷一摆手,“走吧,快走!不想看你,回家闲着去吧!该呀...活该呀...报应啊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赵维无语,起身出门。身后又传来一句,“别再来了...势不两立了...你死我活了。”

    赵维:“......”

    出了筹政司的门儿,赵维这个憋屈啊,都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看这架势,下次再来,也好不到哪去啊!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寻思着,“要不...早晚是一刀,就趁今天了,进去再谈?”

    可是,就陈老爷这状态,进去说啥?

    说你呆够了吧?呆够了的话,我给你个差事?

    嗯!这么说,陈老爷敢杀人。

    要不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拿家国大业来压他?你恨不恨我,都得给我干活!

    嗯,也难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那就...实话实说,从头到尾,无所隐瞒?详详细细把自己的想法,还有为什么独留他陈宜中在此的原因,好好说给他听?

    嗯,这个差不多!就是麻烦点儿,还得说一回书,细细道来,要引人入胜才行。

    心下有了决定,赵维咬牙再入。

    这回没有迟疑!直接坐到陈宜中对面!

    只见陈老爷抬头...低头...“唉......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赵维说话说!”

    “不想听,走吧!”

    “想跟陈相说说,这段时间的前因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更不想听,你还是省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但是,不说不行...必须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说。不过,说也白说。该呀...活该呀!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赵维:“......”

    赵维不理他,低头沉思,组织着语言,想着从哪里开头。

    从哪开始呢?那就从一回到新崖山,为什么要设计将陈老爷赶下台开始吧!

    “呼!”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赵维一直自认口才不错,忽悠过不少人,可唯独这次,心里没底,把陈宜中伤的太深了。

    “陈相,是这样的。之前所行,非是维之本意,实乃家国危亡,无奈之举。相公理解也好,不理解也罢,事已至此,维给您陪罪。”

    不能直接说,得铺垫一下。

    “当时,真的没多想,也绝非私怨。却没想到,会把您老伤到如此地步。”

    继续铺垫。

    “其实,维今日前来,是有件大事必须您老出山主持。但维知道,您老有怨,那就先听维把前后因果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对面的陈老爷猛一抬头,眼珠子冒绿光,“行!!”

    “嘎??”

    赵维愣住,哪跟哪儿啊?

    “什么...什么行?”

    陈宜中疯了,一脸狂热,不再是当初的木讷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赵维,“我说行!”

    赵维再懵,“什么...行?”

    陈宜中狂戳自己得老鼻头儿,“老夫出山...主持大事...行!肯定行!!宁王说话算数!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

    赵维一脑门子的汗,我这铺垫都还没铺垫完呢,怎么就行了?

    再说了,什么就行?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儿啊?

    他哪知道,陈老爷是真憋疯了,一听赵维找他是有事儿,还是大事儿,哪还管那么多,让他提刀入阵老爷子都干。

    只要让他出了这个屋子,干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赵维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,这这这,这么容易的吗?

    嚓...不应该是高难度的劝服吗?怎么感觉来个哑巴也行啊?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。
Back to Top
TOP